当当网“夫妻店”的“庆愈年”大戏还没完全落幕,近日比特大陆又上演了一出大批不明人士抢夺营业执照的闹剧。日前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比特大陆创始人詹克团在政务中心领取公司营业执照时,突然遭遇60名不明身份的大汉将营业执照抢夺,据称刘路遥与王文广出现在现场,并指挥了这一事件。

矿机巨头上演大汉夺执照的戏码

抛开“六十大汉”与“逮捕”等字眼,这一次事件的结果则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关于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经变为从此前的刘路遥变为詹克团。看上去好像这出夺照大戏走向了与当当网相反的结局,象征暴力的“壮汉”并没有改变既成事实。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相比于活跃在网络上表演“摔杯为号”的李国庆,和声泪俱下控诉丈夫的俞渝,比特大陆这场“宫斗大戏”对于币圈之外的许多人来说则显得较为陌生。因此我们首先来介绍一下主要“出场角色”:詹克团,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刘路遥,比特大陆CFO、前北京比特大陆法人;王文广,比特大陆挖矿中心负责人王文广;还有一位没有出场但至关重要的人物——比特大陆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吴忌寒。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事实上,这场工商局的抢夺戏码,还得追溯到2018年末就上演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宫斗大戏。2013年,比特币的布道者吴忌寒找到了在集成电路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詹克团,两人约定以联席CEO制度成立比特大陆,开发ASIC(特殊应用集成电路)矿机和相关芯片。

“商业大脑”与“技术大脑”的路线之争

在比特大陆这家公司中,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吴忌寒作为“商业大脑”,来把控其市场营销方向,而来自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的詹克团则是“技术大脑”,并且其加盟比特大陆时还带来了一整支拥有高速低功耗芯片设计经验的团队。对于双方的关系,用吴忌寒自己的话讲,“就像一个乒乓球双打比赛,球打过来,谁在最佳接球位置谁说了算,大家配合比赛,获取胜利才是关键。”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这家企业后面的故事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起飞,也陆续出圈传让更多人知道了比特大陆,其仅用了5年时间就占据国内芯片设计市场8%的份额,并成为在币圈拥有极大话语权的巨头。2017年币圈甚至流传有这样的说法,“全球每十台比特币矿机,就有七台出自这家公司;全网每挖出十个比特币,有一半以上来自它的矿场。”

而比特大陆“技术大脑”与“商业大脑”之间的此消彼长,其实是在其建立之初就种下了恶果。众所周知,矿机与比特币是强绑定关系,而2100万个比特币总有被挖完的一天,因此几乎所有的矿机厂商都在未雨绸缪。但吴忌寒与詹克团两人对于比特大陆的未来,却规划了截然不同的路线图。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吴忌寒选择了币圈路线,想要继续扩大比特大陆在数字货币领域的份额,同时在国际化道路上努力;但考虑到矿机厂商实际上是有芯片设计能力的,所以詹克团希望带领比特大陆转往人工智能方向。虽然道不同,但在比特币价格高歌猛进的时候,比特大陆矿机供不应求的年景,“以矿养AI”的折中思路显然有效调和了这一分歧。

如果一切顺利,吴忌寒和詹克团或许有机会复刻Google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与拉里·佩奇的传奇故事。然而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比特大陆的核心产品矿机严重依赖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行情。进入2018年之后,数字货币进入熊市,比特大陆的矿机生意遭受了不小的打击。同时吴忌寒押注BCH(比特币现金)计划遭到了挫折,不光让其在币圈获得了jihad(恶棍)的称号,还让比特大陆损失了三十多亿人民币的资产,更使得公司的IPO之路出现波折。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据悉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下,吴忌寒逐渐在公司内部失去威信,2018年年底他选择让步,卸任了所有的职务,退出了比特大陆的核心决策层,詹克团则出任董事长一职并全面掌权。也让“商业大脑”与“技术大脑”摆在台面上的初次交锋,最终以“技术大脑”大获全胜告终。

通常,在企业内部斗争中的出局者往往很难翻盘,但没想到一年之后,吴忌寒就卷土重来了。2019年10月28日,趁詹克团在深圳出差的机会,吴忌寒发动“政变”,比特大陆在这一天发生了一次关键的工商信息变更,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并在一天之后发布内部信,宣布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詹克团则在11月7日公开表示,“会通过法律途径尽快回到公司,结束这段非常时期,恢复公司的正常秩序。”不过,这一发声并没有改变既成事实,从去年11月到今天,比特大陆一直处于吴忌寒的领导之下。而之所以会发生抢夺营业执照事件,则是因为在今年4月28日,詹克团此前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申请的行政复议有了结果,其于1月2日作出准予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决定被撤销。

詹克团或已天时地利人和俱无

咋一看,詹克团好像凭借着赢得行政复议,取得了这场“宫斗”的阶段性胜利。不过在外界看来,这次詹克团能够翻盘的机会可能并不大。根据北京海淀区人民政府的“397号决议书”,“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同意修改公司章程’系股东做出《股东决定》当时的真实意思表示,否则复议机关并不能对此次登记行为予以认可。”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397号决议书”中的“此次登记行为”指的就是去年10月,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从詹克团变为吴忌寒的更改,也就是说,詹克团其实是抓住了吴忌寒当初变更北京比特法人时的程序错误。从这份复议文件来看,比特大陆的最高权力机构股东大会的”真实意思“是其法人归属的关键。那么,在比特大陆的股东大会上谁会占上风呢?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是香港的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而这家的股东则是来自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此前比特大陆在港交所提交的资料中曾披露,这家开曼公司原实行了AB股制度,詹克团的投票权为59.6%,吴忌寒为33.5%,其他股东共6.9%。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不过在2019年11月,吴忌寒将詹克团赶出公司后,旋即展开股东大会废除了詹克团拥有的B类股票特殊投票权,并拥有了50%以上的投票权。因此詹克团在此后召开股东大会要求罢免现有董事,选举他为唯一董事的提案,也因为票数不够而失败。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简而言之,就像李国庆能够带着大汉如入无人之境取得当当网的公章一样,詹克团被踢出比特大陆不是吴忌寒一个人单方面宣布胜利的结果,大部分投资人与员工在吴忌寒回归这件事上投了赞成票。而原因或许也很简单,因为在詹克团掌握比特大陆的一年间,其在核心业务矿机上几乎是丢盔弃甲,市场份额跌到了50%以下,而大力发展的AI项目则没有转化为营收。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吴忌寒重新回归的这段时间,比特大陆方面曾透露其2020年前四个月营收超过3亿美元,还传出了为员工发放每人封顶7万元奖金的消息。但作为对比的是,比特大陆去年第一季度亏损高达3.1亿美元。

诉诸暴力并没有什么用处

漂亮的数据自然能让股东满高兴,高额的奖金则可“收买”员工,而能让股东和员工都满意的吴忌寒,对于在股东大会上拿到想要的决定,无疑也就难度有了更多的可能。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真正能够让詹克团翻盘的,或许是其在今年1月向比特大陆开曼公司所在地开曼群岛法院提交的传票。如果开曼群岛法院支持了詹克团取消比特大陆在去年11月举行股东大会的决议,这一时间则可能还会发生转机。

赢得了复议,詹克团却输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区块链池塘

而两人在这一斗争之中的攻守之势,其实大概率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市场表现有着密切关系,目前来看,币圈熊市则吴忌寒式微,币圈牛市则詹克团势弱。在如今疫情席卷全球的情况下,比特币的行情大涨,3个月暴涨近200%,更是在昨天重新突破1万美元大关。

因此按照此前的情况来看,詹克团即便还是北京公司的法人,但想要重新掌权比特大陆,要么打赢在开曼群岛的官司,要么就得等比特币的价格又双叒叕大幅下跌,导致矿机又卖不动。当然,说一千道一万,在现代法律框架下法院的判决才是最有说服力的,诉诸暴力的行为艺术为此并不能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