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公社”微信群邓柯、陈晓东、董晓乐、邓柯、陈钰什、覃文延等在5月8日围绕区块链编程语言华为5g标准以及欧洲社区银行等相关内容展开讨论。以下为微信群交流文字纪实。

深潭:区块链编程语言/华为5g标准/欧洲社区银行-区块链池塘

区块链和编程语言

阿法兔:想请教大家一个问题,刚才看了一下国外加密货币的一些资料。

为什么大部分数字货币都是用C++编程?是因为它快吗?

陈晓东:因为很多是山寨了比特币,比特币是C++写的。C++肯定是运行快,但是编写不快,新生代程序员都喜欢用go,也开始用rust了。

邓柯:C++其实很不利于编写大型项目,太坑了。对团队要求太高。大部分区块链项目的有效源代码并不多。加密货币项目由于不和现实世界发生关联,业务很“纯净”,其代码通常都比较简单。

张开翔:大型项目的逻辑大部分在链外。区块链暴露一些交易、合约和功能性接口就行了。

邓柯:是的。一旦和链外发生关系,就复杂了。纯数字世界的事情都比较简单。

陈晓东:把区块链当作电脑的CPU或者飞机的引擎就可以了,专门执行最核心逻辑。其余部分由其它模块和技术来构建。

龙白滔:我上次创业项目,核心是几十万C++代码,确实管理是很挑战的。我说的都是我们从第一行代码自己写的几十万行,没参考什么开源的东西。团队里面必须要有高手。另外,就是测试必须要科学化。

邓柯:我们现在自己写的区块链核心系统大概是30万行源代码(也是从头自己写),但我们是用Java。C++的工程必须要有非常严格的定义,很多C++的功能是必须要禁止的。例如模板演绎这种变态的玩法。重载也要进行限制或者干脆禁止。C++功能过于强大(或者是不必要的强大),带来了开发工程管理的极大挑战。

张开翔:用什么语言运行效率其实区别不大,只有关键计算部分考效率。开发效率更重要。我们核心还是用cpp,存量核心程序员较多,新人来了学学,核心之外用java,Python,nodejs,rust,go都有。

陈晓东:C++其实开发效率已经很高了,我感觉和Java非常接近了。

邓柯:C++的开发效率是出了名的低……绝不可能和Java相比。尤其考虑到Java的完善框架支持。语言之争是技术人员最大的乐趣,我这里就不展开了,哈哈。不然谁跳出来说一句“PHP是最好的语言!” 目测本群就彻底带歪了,哈哈!

陈晓东:我们公链3.0集成了史上最强虚拟机WASM虚拟机,也全部是基于C++。还是要看什么问题用什么工具来解决。

张开翔:热门语言,没提一个冷门的haskell。据说那个项目是一帮科学家和超级极客,如果不会haskell可能没共同语言。

邓柯:haskell是函数式编程的一门实验语言,个人认为,在工程实践中价值不大。

董晓乐:还有 Facebook 的 MOVE 语言。

邓柯:我个人比较喜欢DAML,面向金融业务的智能合约。

张开翔:它的语义很好,整合还需要点工作量。近似于建模工具。合约语言基本上就是个子集了,考虑到一致性,都需要疯狂剪裁,一般程序员学学就会。

5g网络标准与华为

群友分享相关推文。

路透:知情人士说,美国商务部即将签署一项新规则,该规则允许美国公司与中国的华为技术公司合作,为下一代5G网络设定标准。

阿法兔:看起来还是个草案,正在商务部审查,除了需要美国商务部批准之外,还需要其他机构批准。不知道最后是否会正式通过。

贾良玉:5G标准合作是第一步,我个人认为问题不大;第二步是让美国公司给华为供货,这个可能性有一半强;第三步是进入欧美市场,这个比较难,特别是华为的运营商业务,进入美国,还需要证明安全可信(security 没安全漏洞 and trustworthiness 没后门)。"Security, privacy and trust" has become the core for all business.

郭铭:在目前的中心化经济体系以及技术框架下(大数据商业模式),实现Security, privacy and trust是不太可能的。如果说做到“表面上”实现了,那结果也是在重监管下的表面文章,其结果是窒息经济活力,因为在重监管下,更会固化现有大数据垄断企业的垄断,造成中小企业的一片荒芜,这个在GDPR上已经可以看到——GDPR的程度很一般很初步的监管,其实已经加强了谷歌脸书等的大数据垄断,GDPR损害的是中小企业。

龙白滔:欧盟的权力核心其实是一帮支持欧洲一体化的跨国资本集团,欧盟很多立法都是通过合法手段把权力集中到少数人手中。

欧盟的很大法律都是有利于大集团扼杀小企业的,特别是银行相关的监管法案。这点在欧盟银行监管改革法案上体现得特别明显。连奥地利总理都公开说,欧盟的法律就是把经营的好好的社区银行“弄死”。

欧洲的社区银行与去中心化经济

郭铭: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Self Sustainable)的Security, privacy and trust,只能靠新型的去中心化数字经济,把数据从“大”的一端向“小”的一端转移。当然,这里里涉及很多对现有经济体系和数据技术框架的革新,会是一个新的经济、社会和技术的革命,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等只是是开始。

龙白滔:欧洲的社区银行就是真正的去中心化的经济,这与欧盟的“立国”之本背道而驰,欧盟的核心就是把各国国家的权力“合法”地聚集到少数“未经选举”的官僚手中。

研究“超主权”,必须理解欧盟。这是唯一一个目前在运行的超主权实体。这是我研究欧盟的出发点。只有在欧盟的场景下,才更容易理解“超主权”世界存在的各种问题、已有的解决方案等。否则就完全是乌托邦,凭借想象。

郭铭:我其实对您多次提到的的欧洲「社区银行」、德意志「社会市场经济」这些和美国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很不一样的另类经济模式很感兴趣,现在美国也有「民主社会主义」的思潮和社会运动,结合新的去中心化数字经济的前景,非常希望看到这方面的论述和讨论,这绝对是本群的独特之处。

陈钰什:PSD2应该和龙博说的这条有些出入吧,或者龙博有不一样的解读?

龙白滔:PSD2这个都是比较表面的东西,我说的银行改革还是更深层次的东西 。举个例子,欧盟现在要求欧盟所有国家的银行全部合规巴塞尔III协定。这东西本身就是给跨国大银行准备的,社区银行大部分都是几十个人、服务当地社区的小银行,各种指标都很棒。但如果要合规,意味着现在这些社区银行要么关闭,要么被大的商业银行兼并,要么社区银行自行合并成为大银行——过去两百年私人银行都没干死社区银行,欧盟现在很容易就弄死他们了。

这些才是最根本的东西。你在英国,社区银行已经基本全被干死了。在德国、芬兰、荷兰等好些欧元区国家,社区银行都是主力银行。

陈钰什:英国确实社区银行基本已经没有了。

龙白滔:英国和美国一样,流行大商业银行,从立法层面很早国家就是打压社区银行,或者鼓励商业银行兼并他们。特别是在英国,早就被干死光光了。PSD2这种都是FINTECH层面的东西,银行业核心的是“铸币权”。除此之外的东西,都可以分散,尽可能市场化。

陈钰什:这个一些教授也说了欧盟之前的很多政策更多考虑了经济利益而忽略社会意义了。美国就是纯市场化的。

我之前在lse看欧洲一体化就觉得这个事还是很有挑战的,尤其这次疫情加重了本身欧盟系统的挑战。

龙白滔:欧盟本质是寡头经济和政治。欧洲未来的“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这里的权力核心就是所谓的“寡头”了。

陈钰什:不过纯从社会角度来看EU还是最接近于people centric的社会了,可惜利益分配不均,包括龙博说的问题,社区银行的死亡就是个很好证明了。其实GDPR某种程度上还是很好遏制寡头效应了。而且这个也是欧洲特有,在美国中国都不大可能短时间出现。

郭铭:GDPR确实也遏制了大数据寡头先前的肆无忌惮,但是代价是中小数据企业的萎缩—因为历来监管的负面影响就是中小企业付不起监管的代价—事实结果就是导致这些这些寡头的垄断地位更加稳固。而对于中国企业来说,GDPR的这些监管要求就是相当于一种非关税壁垒。

龙白滔:寡头控制的策略是,一小撮人能够掌控对少数企业有直接的影响和控制。因为这种控制有很大灵活性,可以“共谋”。社区银行,各国都有立法层面的保护:例如,商业银行不准兼并社区银行。在欧盟时代之前,社区银行发展得都很好的。也因为这些法律的保护,他们现在还活着。大银行现在靠欧盟层面的银行监管要求,可以”兵不血刃“地弄死自己过去150年都没能弄死的竞争对手——社区银行。

陈钰什:欧洲发展sharing economy这方面也是因为有社区基础的。

龙白滔:是的,所以研究欧洲的共享经济,可以更真实地去了解DEFI在现实生活中会是一个什么状态。这是我的逻辑,因为社区银行本身经历了近200年,从去中心,到中心化,部分中心化,中心化/去中心混合,多种模式。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这些经历对现在的DeFi都有直接的指导和借鉴意义。

欧洲大部分社区银行是不做投机业务的,只做纯粹的借贷。这和现在数字货币社区的DEFI完全不同——只投机,所以我说这帮人是没有未来的。

陈钰什:是的,这个才是真的正本清源了。我是觉得纯搞staking这些是没啥意思。

郭铭:从社区银行批判DeFi,是个很好的角度。去中心化与投机是不相容的,DeFi 自相矛盾。

陈钰什:我觉得区块链金融很大一部分作用应该是social finance。包括社区发债这些模式。但是这个要和货币政策挂钩才能推行起来。区块链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减少发债成本了。

郭铭:「Social Finance」这个概念提的好,我们可以倡导用 SoFi 取代 DeFi。

覃文延: 社区银行的研究一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Social Finance这个名称有意思,需要赋予具体的含义。

参与人介绍

龙白滔,清华大学计算机博士。在金融科技领域有20年工程、技术、咨询、投资和创业经历。曾在中金甲子投资基金、通联数据、埃森哲、IBM等机构任职,曾代表埃森哲担任上交所交易系统总设计师。中国第一本数字货币理论专著作者。

董晓乐,德道国际有限公司创始人,国际易学联合会易学应用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邓柯,质数斯达克CEO,多年国际清结算市场从业经验,Settlity(环球银通)是为持牌金融机构服务的机构间交易和清洁算区块链网络。

郭铭,区块链项目Soteria的创始人,在硅谷担任软件工程师20年,创业孵化投资人。

覃文延,《白话区块链》作者,北美区块链基金会主席。

陈晓东,维基链创始人和CTO

陈钰什,数字资产研究院英国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