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产业需要区块链吗?

航运产业需要区块链吗?

北京时间2019年6月18日,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公司Facebook宣布发行Libra加密货币,这意味着全球3/4的互联网人口将接入区块链世界。自2008年比特币横空出世以来,区块链这一概念就一直处于科技界的风口浪尖。金融、互联网、医疗、物流甚至游戏等多个领域都积极参与推动区块链技术在自身行业内的落地实践,作为向来对高新技术十分敏感且感应迅速的航运业,也在区块链领域做出了不少尝试。

2017年8月,商船三井、日本邮船以及川崎汽船等14家日本企业,成立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贸易数据共享平台企业联盟;

2018年2月23日,太平船务(PIL)联合新加坡港务集团(PSA)及IBM新加坡完成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首次试航;

2018年8月,TradeLens横空出世,这家国际货运公司由马士基与 IBM 合资,提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运输解决方案,目前已有达飞集团((CMA CGM)和地中海航运公司(MSC)等班轮公司加入其中;

2018年11月6日,迪拜环球港务集团、和记港口集团、PSA国际港务集团、上港集团、法国达飞集团、中远海运集运、长荣海运、东方海外、阳明海运以及软件解决方案提供商CargoSmart共同签署意向书,就打造航运业区块链联盟——全球航运商业网络(Global Shipping Business Network,简称GSBN)达成合作意向。

在国内,港航界对区块链应用的热情也很高。

2018年9月10日,中国大陆第一家航运区块链平台MarineX成立。

今年4月,天津口岸区块链验证试点项目上线试运行,蛇口集装箱码头开出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由辽宁港口集团设计研发的“区块链电子放货平台”在大连口岸正式上线并开放试用。

6月18日,在上海举办的2019全球航运科技大会上,主办方发布了《2019年全球航运区块链发展报告》。

然而在大会演讲中,上海万向区块链CTO罗荣阁却向所有航运从业者提出了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航运产业需要区块链吗?

罗荣阁从2015年起开始研究区块链,他将区块链在实际运用中的特性总结为数据主权、多方信任、去除垄断。首先,在区块链协议中,去中心化的分布形式能够实现“我的数据仅由我做主“,由此得以实现数字主权;其次,区块链独有的链式追加存储结构拥有无法被篡改的特性,多方信任得以完成;最后,这种新的激励和治理模式能有效地去除垄断以达到多方共赢。

航运业的天然使命是连接世界,而区块链协议也天生是全球性的。美森轮船亚洲副总裁高强在演讲中从船公司的角度为大家介绍了一些区块链在航运产业中的具体应用场景构想。比如可以对参与区块链项目的企业提供信息给予积分奖励,每箱一个积分,累积的积分作为企业在平台的股份权益,平台出让51%作为所有参与企业的股份权益。企业挣到的积分上链保存,真实性不可篡改,企业的权益份额得到完全保护。货主提供的集装箱信息可以上链保存,其真实准确度则有据可查,同时还能借助区块链奖励机制使企业对信息的质量安全负全责。对信息质量的疑问和争议,可通过区块链的共识机制解决,增加平台参与方对箱信息质量的可信度。所有企业作为平台去中心化分布的独立节点,平等参与平台治理,手中的积分可看作投票权。平台利用收集到的信息,通过AI,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向市场提供信息服务,创造价值。

然而,大部分人似乎都同意的是,目前看来区块链技术在航运业的发展尚未达到大家的预期,这也许是区块链自身的特性造成了其在航运业内推行的困难重重。

数据主权或许是很好的愿景,但要想让班轮公司们“握手言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Tradelens成立 10 个月之后,这一平台仅吸引了太平洋国际航线(PIL)航空公司参与其中,激烈竞争仍然是其发展缓慢的因素之一。马士基和 IBM 拥有 TradeLens 全部的知识产权,这使得让作为竞争对手的其他航运巨头对数据共享抱有疑虑。赫伯罗特的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曾在汉堡举行的年度全球班轮运输会议上发表讲话,驳斥了当前集装箱领域正在开发的众多区块链解决方案和其他数字项目的发展趋势。达飞轮船总经理 Peter Wolf 也曾表示,“从技术上讲,这个解决方案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平台,但需要经过调整才能够成为行业平台,而不是马士基和 IBM 一家独大。这也是很多区块链项目的弱点,每一个项目都在声称其提供了一个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行业平台,显然这与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特征相矛盾。”组建去中心化联盟仍然需要中心化系统的领导控制,这正是推行区块链技术实际应用的尴尬所在。

多方信任是区块链技术能够有效解决的痛点,也是其在航运业发展举步维艰的一大难点。船舶与货物通行于世界各国的港口海关,国与国之间政体、法律法规、商业体系的差异让“信任”这件事变得复杂且敏感。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为避免承担更好的关税美国第一大集装箱港洛杉矶港进出口箱量大幅提升。阿曼湾油轮遇袭,导致油运运价连续2周上涨。在国际政治环境波澜四起的当下,简单地从商业角度来谈“信任”或许不太现实。

去除垄断对航运业而言则有更长的路要走。据Alphaliner统计,全球排名前十的班轮公司运力持续稳定维持在全球100大集装箱班轮公司总运力的80%以上。近年来,航运业整合收购不断。2017年,中远海运(Cosco)以定价63亿美元收购了东方海外国际(OOIL),使其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航运公司;2018年,马士基收购了汉堡南美,完成收购后双方持有运力相加将接近400万TEU,市场份额超过19%;2019年6月14日,行业内航运界最低调的地中海航运也首次收购了一家意大利航运和物流运营商;全球排名第八,过去7年已经累计亏损10亿美元的阳明海运,也屡屡传出即将被收购的传闻。航运业兼并收购的浪潮正热,短时间内想要将越来越聚合的航运产业分散开来似乎是很难完成的一项任务。

罗荣阁在提出“航运产业需要区块链吗”这一问题之后,他也诚恳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我个人觉得,大概率事件是应该是需要的。但到底在哪个领域需要,也希望能有进一步的研讨。“

港口圈认为,对于航运产业是否需要区块链的讨论并不是在怀疑或否定这项技术,在区块链技术被神化或妖魔化之后,每个行业都首先需要厘清自身对这项技术的具体需求,循序渐进、对症下药地拥抱新技术才能更高效地推动科技革命。正如罗荣阁在演讲的最后所说,不管是大的船公司还是小的船主,不管是大的大的港口还是小的货运公司,利用区块链技术能够让大家的日子过得更舒服,让每个个体都能得到保护,这才是我们应该达到的业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区块链池塘 » 航运产业需要区块链吗?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